珺潭

喜欢开坑,不喜欢填,吃hpss,allss(教授控),兵长控,洛基控,郭楚,贺顶红,巍澜等,容易逆cp,闲的时候会自己产粮

搞了个设定,让我思考一下要不要写,怕自己坑掉

大家谁知道有一篇文 ,讲的是队长带了女朋友回来,巴基在暴风雪夜出去拿东西,来到了很多平行世界,每个平行世界的队长和吧唧都在一起,后来队长明白了自己的心意,出去找吧唧了

这篇叫啥啊,真的超级好看,有知道的能说一下嘛


整理文包的时候看到了银青旧文的合集,入坑比较晚的估计都没看过,里面大多都是短篇,allss向,不过有些坑了,有想要的评论好了,要hpss或者lvss文包的留邮箱,这里发不过去
留邮箱都晚上一起发哦

评论的都发了,大家都留一下邮箱吧,因为私信老是发不过去,有少发或者没收到的私我,我没回就多发几次,么么
对了,不回私信是因为那啥子操作频繁,我真的好无奈,不过都看到了,私信留邮箱的也都发了
要百度云的麻烦再加一遍,先给我发个消息,说自己要什么,之前手机清了下内存,百度云以前的消息都看不到了

未选择的路

这算是百粉的点梗吧,也可以算abo的番外,小甜文

未选择的路

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,

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,

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,

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,

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.

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,

它荒草萋萋,十分幽寂,

显得更诱人,更美丽;

虽然在这条小路上,

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.

那天清晨落叶满地,

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.

啊,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!

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,

恐怕我难以再回返.

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,

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:

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

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,

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.

斯内普看着桌面上摆着的诗集,手指一寸一寸地抚摸着书上的文字,随即关上了书,将诗集放在木桌的一旁,随即站起,走入了厨房。

“爹地~”一个七岁的小女孩跑入厨房,猛地从背后抱住了斯内普,“今天我们吃什么呀,爸比什么时候回来呀~”

“今天吃鱼汤和紫甘蓝,至于你爹地,他今天不回来吃饭,今天魁地奇有比赛。”小小的女孩嘟起小嘴,翠绿的眼眸露出一些失落:“可是今天是爹地生日,他不陪爹地一起过吗?,而且爹地,过生日要吃蛋糕的。”斯内普皱皱眉:“莉莉,现在把手从我身上拿开,然后回房间把麻瓜学校布置的作业做完,等饭做好出来吃饭,然后上床睡觉,现在,转身回去。”莉莉翠绿的大眼睛转了转,老老实实的放开了斯内普的腰,扯了扯他的衣摆说:“爹地,我从来没去看过爸比打比赛,你带我去嘛~”斯内普手上的动作不停:“不行,魁地奇很危险,如果你还想在11岁安安全全地去霍格沃兹上学就动动你那尊贵的双腿,走到你的卧室里面去。”莉莉的大眼睛顿时蓄满了泪水,她咬住下唇,哇的一下就哭了出来:“不行!不行!我就要去,我要去,我要见爸比,呜,爹地,爹地”听见哭声,斯内普立马转过身来:“莉莉!”莉莉勉强止住了哭泣,抽噎着说,“爹地,我们就去嘛,就一次,一次好不好。”

斯内普看着那双绿色的带着恳求的眼睛,原本要说出口的拒绝全部都说不出口了,果然,绿眼睛的都是劫数!他在心中叹了口气说:“走吧。”莉莉兴奋的跳起来,眼睛里泛出一丝狡黠的光芒:“爹地,快点快点,再晚比赛都要结束了!”斯内普向料理台使了个清理一新:“莉莉.波特女士,你不会就想穿着麻瓜的衣服去魁地奇场吧。”闻言莉莉吐了吐舌头:“那爹地也快点去换衣服。”说着就跑回了自己卧室,斯内普摇摇头,也走入了卧室。

“爹地爹地,好了吗好了吗!”莉莉站在客厅朝着主卧大声地说,“比赛要结束了,快点快点。”“你怎么知道比赛要结束了?”斯内普走入客厅,扣住了最上面那颗纽扣。莉莉吐吐舌头,拉着斯内普的手说:“爹地,走啦走啦。”斯内普抱起莉莉,拿起魔杖说“幻影移形”,接住,他们便出现在了魁地奇球场的门口,莉莉拉着斯内普便向最前排空着的那两个位置奔去。“莉莉,我想我需要向马尔福家借一个礼仪老师来训练一下你的礼仪了。”被莉莉拉到位置上的斯内普对莉莉说,却被莉莉打断。“爹地,快看快看,爸爸进场了!”

此时,讲解员的声音传来“下面有请我们的连续五年都拿到魁地奇优胜奖的安内吉球队,他们的队长是——哈利.波特!”,接着,一个个骑着扫帚的球员便接连飞了进来,在最前面的则是——哈利.波特!球场顿时沸腾起来,所有人都为这救世主的登场而欢呼不已,莉莉也尖叫起来。斯内普怔怔地看着哈利,竟有些移不开视线,他是,如此的耀眼。在另一支球队入场后,比赛便正式开始了。这场比赛并不激烈,安内吉球队的技术好过对面太多,哈利甚至没有什么表现的机会,可斯内普的眼睛却完全无法从他身上移开。有多久没有这么仔细地看过他了,斯内普不禁问了问自己,在自己面前哈利永远是笑着的,只有在自己有事只顾魔药而忘了吃饭才会露出无奈而威胁的表情,这样具有攻击性而肆意张扬的哈利,有多久,没见过了。比赛进行的很快,没多久,安内吉的分数便领先了不少,就在安内吉的分数达到370时,哈利猛地飞起,抓住了金色飞贼,比赛结束。全场瞬间沸腾,欢呼声席卷了整个赛场。

比赛结束了,而表演才刚刚开始,所有的魁地奇手没有落下,而是飞了起了,两只球队在空中组成了一个巨大的心形,而哈利.波特则骑着扫帚,飞向了此时正坐在观众席上一脸迷茫的斯内普。

哈利飞到斯内普面前,走下扫帚看着面前的斯内普,单膝下跪说:“西弗,今天,是你的生日,同时也是我们结婚第七年的纪念日,在七年前,我们在魔法部登机了婚姻,但是,我却没有正式地求过婚,我,哈利.波特,在此向西弗勒斯.斯内普求婚,你是否愿意忍受我过去七年的所有缺点,与我走过以后的所有岁月”莉莉猛地拍了下愣住的斯内普,斯内普这才反应过来:“尊敬的波特先生,如果你我没记错你今年已经29岁了,而不是十几岁的格莱芬多的小鬼,这种幼稚的东西,我还真是很多年没看过了。”斯内普冷漠的话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,连莉莉都屏住了呼吸,斯内普看着哈利有些黯淡的脸色,说:“不过,我很喜欢,哈利.波特先生,我接受你的求婚。”全场顿时欢呼起来,哈利笑了起来,将手里的金色飞贼递给斯内普:“那斯内普先生,是否愿意接受我的求婚礼物呢?”斯内普接过金色飞贼:“当然。”

斯内普想起了那首诗,如果自己当初选择了另一条路,会不会就是其他的结果了,不过现在就是最好了。

结尾略草率,啊,每次都没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

要小心心,要评论
求评论评论评论

求推文啊,那种小虫平时小奶狗,床上小狼狗,假装自己什么都不懂,让妮妮教他,结果妮妮反而被太阳到哭的那种,求推荐求推荐


最感动的是来自陌生人的善意,最难过的是来自朋友的冷漠

emm,我把发过的车都删了,过一阵子可能会重发,想看的我可以私发,私聊或者留言都OK

评论里最多的是hpss的糖,那就写这个吧,不过如果大家不介意我坑或者更的慢,我可以吧楚哥变小和dmlmss俩也写一下,不过会很慢

因为不怎么会@,就占一下tag,致歉致歉

居然有一百粉了,有宝贝要点梗吗,只要ss的cp都OK,或者郭楚,艾利,虫铁,也可以让我更文,随意啦,对了,大家以后可以叫我团子
占tag致歉

hpss abo第六章

无车无车,估计错误,要下章开车

第六章

斯内普走到校长室门口,说出密令“滋滋蜂蜜糖”,校长室的门应声打开。

“西弗勒斯,”邓布利多笑着看着他,“一切都结束了,所有的事情都有了最好的结果。”斯内普开口:“如果成为波特的omega是最好的结果,当真是我的荣幸啊。”优雅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讽刺,而邓布利多依旧笑吟吟地看着他。

“西弗!”哈利猛地走进了校长办公室,斯内普猛地皱起眉头。

“西弗勒斯,是我叫哈利过来的,有件事,要和你们说。”邓布利多用那双蓝眼睛看着斯内普,带着关怀和笑意。

“阿不思,怎么了?”哈利笑着看着邓布利多。

“关于,你们的关系,”邓布利多看着斯内普说,“本来准备让匹配到的人暂时标记西弗勒斯就好,但是没想到被匹配到的是哈利,魔法部对于你们都标记关系会查的更加严格,所以……”

“不行!”斯内普瞪着邓布利多,“这只是一次利益的交换,不要牵扯到以后。”

“校长,我愿意。”哈利看着邓布利多,“我爱西弗。”

“波特,出去!”“西弗……”“出去!”哈利看了一眼邓布利多,走了出去。

“邓布利多,绝对不能让波特完全标记我!”“西弗勒斯,他对你是认真的。”

“那又如何,他本该找个温柔年轻的女性过完这一生的,而不是和我,和一个邪恶的食死徒,一个年级可以做他父亲的男人,邓布利多,你不能那么自私,不能毁了他!”

“西弗勒斯,你有没有想过,你就是最好的,你魔力充沛,这在omega中本就罕见,你有是世上最年轻的魔药大师,你为什么感觉自己配不上哈利。”斯内普抿着唇一言不发,邓布利多也知道他的心结——莉莉,当初也是因为她,他才成为自己的间谍,这件事始终是他的心结。

“哈利,知道的,他知道……莉莉,也知道你的付出,他了解你。”听见莉莉这个名字,斯内普眸色暗了暗。

“我知道。”不是别人原谅不了他,是他自己无法原谅自己,在他眼中,自己做出的事情,不过是赎罪。

“霍德拉草”斯内普说出地窖的密令,地窖的们应声打开,他走进地窖。

“西弗~”绿眼睛的救世主看见斯内普走进来高兴地唤道,“你回来了。”斯内普皱着眉头看着他:“我想这应该是魔药教授的住所,而不是某个没脑子的狮子的栖息处,而且,波特你怎么进来的?”哈利向魔药教授走进几步说:“门上的美杜莎小姐似乎挺乐意我的造访的,而且,西弗,我们现在是配偶。”哈利突然的靠近让斯内普有些不知所措,“波特先生,我想我们的关系应该只限于欺骗魔法部,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配偶。”哈利的眸色暗了暗,他低下头,凑近斯内普,“西弗,你真的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吗?”

因为哈利的靠近,斯内普有些慌乱的向后退,可是身后便是桌子,这让他无法退后,只能被迫接受波特的靠近,“波特,我以为你明白你对我的感觉只是一种错觉。”“错觉?”哈利轻嗤一声,又贴近了一些,“西弗,我也以为你知道我是认真的。”这句话几乎是凑在斯内普的耳边说的,斯内普甚至可以感觉到他呼出的气息,还能嗅到对方身上咖啡味的信息素,不对,信息素?!斯内普突然反应过来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自己的信息素正不受控制地涌出,连双腿也变得虚软,哈利顺势抱住了全身无力的斯内普。

“西弗,你发情期到了?”哈利一下子抱起斯内普,直接朝地窖的卧室走去,“该死的隆巴顿!”斯内普在心中不停地咒骂着,可此时的身体却不再受他自己的控制了……

要留言要留言,要爱心要爱心,本人拖延症晚期,更新贼慢,有空的可以来催我,有人催我会更的快一点

最近突然吃虫铁